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文化撫順 >> 文化星空 >> 正文

莫道桑榆晚之二:記撫順市《愛之聲》合唱團

來源:撫順新聞網 2019/6/11 9:06:04  作者:黃裳 編輯:于小一  

  (紀實文學)/黃裳

  這里沒有遲暮的歲月,只有蓬勃的年華,透過動聽的歌聲,每一朵晚霞都綻放出別樣的風采,那么絢爛,那么深情。------ 題記

  二、 《藍色多瑙河》

  “春天來了......” 這個冬天,我是在這首經典樂曲聲度過的。

  合唱團要籌備五年團慶匯演,選定了一個高水平的合唱曲目《藍色多瑙河》。這首在維也納金色大廳唱響的經典歌曲,著實考驗這個業余合唱團的演唱水準。

  新歌開練,從唱譜開始。 高瑞民老師一邊嘖嘖稱贊這個團的音樂素養好,一邊豎起拇指 。

  “給你們點贊啊,真牛!每次教唱,幾遍就能拿下來。”高老師一臉滿意的神情,幽默地說道。然后又問一句:

  “大家能忘不?”

  “能---!”學員們齊聲回答。

  一陣愉快的歡笑聲,充溢了課堂。

  記憶力這東西總是和年齡掛鉤的。老師教的認真,學員也很刻苦,人人都很勤奮,一周除去兩個上午的教唱訓練,學員們吃飯睡覺時都不忘記在大腦里復習歌曲的旋律。但是,還是經常出現差錯。?

  團長著急,聲部長更著急,因為誰也不想讓自己的聲部落后。各個聲部長想盡辦法,在群里發每個字的發音,每個叫不準的節拍的唱法,再把吳靈芬指揮的原唱發給大家。讓大家隨時隨地的反復溫習,努力往腦子里儲存信息,熟爛于心。一時間,學員恍如掉進流動的旋律里,有學員戲稱,每天仿佛都在與《藍色多瑙河》談戀愛,還寫了一首詞來描繪大家的狀態 :

  長相思·戲說

  朝琢磨,暮琢磨,縈繞余音細品多。誰人似入魔??

  坐吟阿,行吟阿,夢里春光多瑙河。愛之聲戀歌。

  只是,每到上課時大家耳朵聽著伴奏,眼睛緊盯著譜子上自己的聲部,生怕唱串了旋律,唱錯了詞,唱跑了音。盡管高老師的指揮專注、激情、充滿活力,但是誰也顧不上理會老師指揮時的節奏和傳遞出來的情緒。一段時間下來,教室里的和聲怎么聽,都是把多瑙河的春天唱成了東北農忙時節割麥田的節奏。

  有一天,高老師終于忍不住了,將舞在半空中打節拍的手停了下來:“你們不能讓我一個人自個兒在前面陶醉啊!”

  高老師擦了下額頭上的細汗。“多瑙河的水是碧藍清澈的,春天,要輕靈,要清新,要有美感啊!”他用一臉沮喪的神情,無奈地說。

  教室里沒了一絲聲音。此刻,大家的內心也是一陣懊惱,一陣焦急,一陣羞愧。

  一見大家的表情,高老師又耐心地說:“你們要學會跟著指揮的節奏、情緒走嘛”。隨即他抬手捋了下背頭,一揚眉,用調侃的語調笑道:“我覺得自己挺精神的,年輕時也是帥小伙,怎么就沒人看我一眼呢!我有那么討厭么?”

  “哈哈......”一陣哄堂大笑。教室里的氛圍立時輕松活躍起來了。

  我漸漸發現,每次當大家唱歌表述的情緒走入誤區時,高老師都會用睿智幽默的語言邊調節氣氛,邊引導大家如何把控好樂曲的精髓。

  北方第一場清雪洋洋灑灑飄落時,我結束了一次外地采風活動,趕去上課。

  外面的氣溫已是零下,落雪的清晨,一片潔白,空氣顯得格外的干凈、通透、清新。但是交通因為雪的光顧有些堵塞。

  提前一個小時我從家里出發,伴著“咯吱咯吱”踏雪的聲音,嘴里呵著冷氣,不時腳底停頓一下,繞過地上濕滑的路面。

  一進課堂,只見絕大部分人都已經到齊了。此時,陸陸續續還在往里進人。

  這段時間有流行感冒,友說,她前幾天感冒剛剛好。

  九點鐘一到,團長吉春華便站在了前面。

  “今天王老師感冒發燒,在家里起不來了,高老師正在來的路上,我來領大家練聲。” 她面含春風,微笑著對大家說。??

  吉春華團長個頭不高,說起話來字清聲潤,干凈利落,精力充沛得讓人猜不到她的年齡。其實,她在2006年就是這個團女低聲部長了,后來又任合唱團團長。吉團長的音樂修養極好,美聲音域寬潤,女高、女中駕馭自如,從她標準口型里發出的聲音,即優美又純正,而且看她指揮時給的手勢,也是準確細膩,節奏鮮明,使人瞬間感覺到她身體里蘊涵著一股如年輕人一般的巨大的能量和活力。? ?

  同往常一樣,全體起立,練習音階發聲,一個循環聲部下來,大家紛紛脫去厚重的外衣,氣血暢通也讓身體不斷散發出熱能,吉團長擦了擦鼻翼上的汗,我也借機打開保溫杯潤口水。

  吉團長是個責任心很強,做事也非常認真的人。其實,這幾天她也生病了。她拖著略帶沙啞的嗓音,一邊領著練聲,一邊用眼角的余光瞥著窗外的大門口。很快,二十分鐘過去了,還不見高老師的身影。團長面帶笑容,一邊翻著譜臺上的譜子,一邊用掩飾不住的幾分焦急和擔憂的語調小聲嘀咕:“雪天路滑,可能路太擁堵了。”?

  一層厚重的憂慮籠罩了我的心:這樣的天氣,這樣難走的路,一位古稀老人怎么來啊!?正擔心時,只聽團長眼睛看著窗外,邊打著節拍,邊用興奮的語調說:“來了”!

  “嘩......”高老師走進來的那一刻,教室里爆發出一陣潮水般的掌聲。?

  我心里立時涌起一股熱流,一種感動,竟有些淚濕。為這樣一位有著執著追求的老藝術家,也為教室里這些已近暮年卻仍向往美好生活的學員們。?

  “春天來了,多么美好 ,多么美好 ......”?

  今天的《藍色多瑙河》似乎是這么多天里唱的最順暢、最有情感、最富有春天氣息的一次。每一個音符里都跳動著春日里明媚的心境,小草萌發,鳥兒在叢林里嬉戲歡叫,蜂蝶起舞,河水碧藍澄明......高老師往日臉上焦急無奈的表情換成了欣欣然的神態,春華團長也舒展了緊縮的眉頭,大家驚喜地聽到,從每一個聲部中匯聚過來的聲音,都帶著春潮涌動的信息。

  這歌聲深深感染了我,讓我的腦海里不時浮現出盎然春日的畫面。?

  這里的每一位歌者,都曾經在重要的工作崗位上為社會貢獻過自己的最好時光。但是,他們并不是轉換了角色便頹然了生活,當歲月荏苒遲暮的年輪時,他們更懂得將自己活成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縱使連根拔起,也能重新栽種,心向陽光,換一種形式,繼續葳蕤生長。

  我想象不出,有一天,在熾熱的美光燈下,在闊大的舞臺上,像《藍色多瑙河》這種在維也納世界頂級音樂殿堂里演唱的歌曲,可以從這樣一個簡陋的教室里演練成型,由這樣一群已過半百、花甲及至古稀、耄耋之年的老人口中演唱出來,會帶給觀眾一份怎樣的感動。此刻的我,坐在這里只能深深感受到每一片遇到過春天的秋葉,依舊激情奔放,欣欣向榮。從他們執著追求的精氣神中,我能領略出一種讓很多年輕人都自愧不如的對待生命那種積極向上的熱情和精神,那種從內心迸發出來的對生活的熱愛,對藝術的追求,無異于風華正茂的青年人。



?
分享到:

遼公網安備 21041102000001號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