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文化撫順 >> 文化星空 >> 正文

莫道桑榆晚之一:記撫順市《愛之聲》合唱團

來源:撫順新聞網 2019/6/4 11:07:10  作者:黃裳 編輯:盧然  
  (紀實文學)/ 黃裳

  這里沒有遲暮的歲月,只有蓬勃的年華,透過動聽的歌聲,每一朵晚霞都綻放出別樣的風采,那么絢爛,那么深情。 ——題記 ? ? ? ? ? ? ? ? ? ? ? ? ? ? ? ??

  一、《去一個美麗的地方》

  2018年10月,朗日熏風,閨友約我說去個地方。

  一下車,我便被空氣中流動的一陣隱約的琴聲吸引了。

  走近一幢不高的老式樓房,穿過門廊再往里走,優美的琴聲伴著動聽的歌聲便從房間里飄了出來。

  確切的說,這不應該算作一間教室。不規則的房間造型內,框架結構的過梁橫豎突兀在那里,有一處天棚還裸著水泥底色,橫梁和墻面上拆裝卯孔的痕跡讓我的腦海里一下蹦出“千瘡百孔”詞語;南向一排連體大窗與東向的窗子之間,一道兩米寬的墻面,抹斜著直接把房間削去一角;緊挨著門像屏風一樣的承重墻垛前,擺放著一張小桌子,桌上放著兩個老式的暖水瓶和一堆品貌各異的杯子;從墻垛的背面到東窗,是三級拼接的階梯,上面鋪著陳舊的紅色腈綸地毯;階梯上方的墻面上,兩大張歷屆演出的照片,醒目地昭告進來的人,現在這里是與文藝相關的地方;教室前排兩張并列的課桌中間,有條只能容下一人過道;桌子后面八十幾個小坐椅像田里的秧苗,擠擠插插從前往后排開,椅子小得有些精致,坐起來不大穩當。一臺電鋼琴,擺放在第一排小桌前,面向我們坐著一個彈琴的清秀女孩,另外是一個頗有風度的年長老者。長者面前是一個譜臺,緊挨他的身后就是一面教學用的綠色玻璃黑板,上面寫著一行行簡譜音符。

  跟著友坐下后,她順手從包里拿出一疊歌篇放到我面前:“今天我們要學唱《去一個美麗的地方》”。友拖著特有的京味口音說。

  我翻看了一下譜子,剛剛聽到的那段優美的旋律,就應該是這首歌了。

  秋日午后的陽光,穿過窗欞灑滿房間,很溫暖。 ??

  有音樂的地方,心情總是明麗的。此時,教室內還沒有幾個人,于是,原本就是喜愛音樂的我,伴著琴聲與友拿著歌篇哼唱起來。

  友嘴里一邊歡快地唱著,一邊一臉欣悅地對我說,這就是她們的《愛之聲》合唱團。看得出來,她非常熱愛這個集體。

  這時,陸陸續續有人走進教室。友一邊和他們打著招呼,一邊不忘給人介紹我是她的閨蜜。我驚異地發現,進來的男男女女,都是有些年紀的人,只是精神狀態都很好。有位男士隨著琴聲高聲唱了幾句,那歌聲,嘹亮、清透,仿佛是從三十幾歲的青年胸腔里發出的聲音。

  “好動聽的歌聲啊”我贊嘆著。友用略顯驕傲的神態,笑說:“怎么樣?這兒五、六十歲的算年輕人,大多都是七十左右歲的,甚至還有八十歲老人呢。剛剛唱歌的這位已經年近八旬了。”

  瞬間,一份好奇驅使我的目光滿屋飛落。

  “這個團已經有十幾年的歷史了,在全國的合唱比賽中都獲得過金獎。”友一臉興奮狀,繼續說道:“我們團有兩位專業老師,還有一個非常優秀的團長,想加入我們團都要經過考試,合格了才能錄取。”友似乎在炫耀,眼神里流露出滿滿的自豪感。

  此刻,我的心里已經塞滿了一探究竟的好奇。

  上課時間到了。?

  一位面容清秀略顯偏瘦的斯文老者從靠墻垛桌前的椅子上站起來:“我王二小今年69歲了,眼睛看不大清楚大家,只能憑耳朵聽聲音”。大概是聽到有新的學員了,老者用詼諧的語調,微笑著溫和地介紹說。

  “全體起立”!這一句聲音卻很堅定。?

  我趕忙跟著大家站起來,心下正一邊為這位儒雅的老先生的幽默暗笑,一邊又狐疑不知道該干什么時,教室里已經響起了"ma--mi--mu--mei--mo "的聲音。

  王老師邊熟練的指導著美聲唱法的發音位置,邊讓各個聲部輪流練習,仔細認真地傾聽每一個發出的聲音是否飽滿,運氣是否暢通,喉嚨是否打開,發聲是否正確等等細節,反復強調,王老師的聽力極佳。

  一輪訓練結束的間隙,友用她改不過來的京腔口音在我耳邊悄聲說:“這是王恩沛老師。王老師已經八十多歲了,前幾年我們給他過的八十大壽,他就喜歡往年輕了說。還有前面坐著的一會兒指揮的高瑞民老師,也已經七十多歲了。”我心里一陣竊喜,心說:真是個風趣的老頭。

  王恩沛1961年畢業于沈陽音樂學院作曲系。十年動亂過后,也迎來了他在撫順市鼓舞團的文藝春天。1997年他從群眾藝術館副館長的任上退休后,便開始了全新的晚年生活。教聲樂班、帶學生,在市老年干部聲樂團任藝術指導。他兢兢業業奉獻自己的音樂才華,也樂此不疲的享受唱歌、聽歌的快樂過程。從他靈活的十指在黑白琴鍵上彈出的悅耳旋律里,沒有人能聽出這是出自一位年過八旬的老者之手演奏的音符。

  開過嗓后,進入新歌演唱學習。高老師站起來,把譜臺往前挪了挪,盡量給自己騰出一塊活動的空間。音樂再次響起,前奏旋律《去一個美麗的地方》,高老師一邊指揮四個聲部輪流練唱,一邊逐段打磨,從對樂譜的分析,到對歌詞的解讀,每一個音符的強弱處理,聲音的換氣口,節拍的樂感等等,耐心細致,交代的清晰明了。他一邊調動著大家的情緒,一邊用鼓勵的口吻說:“我今年和王老師同歲,69了。我都能記住四個聲部,你們只記自己的聲部,一定沒問題的。”

  高老師一開口,便傳遞出一股樂觀積極情緒,很有感染力。看著高老師指揮的神情,一臉的沉醉感,身心由內而外煥發著朝氣,堅實硬朗的身姿看不出一絲暮歲滄桑的痕跡,那表情既生動又可愛,哪里像一位已過古稀之年的老人呢。

  高瑞民曾任撫順市歌舞話劇院副院長,國家級指揮家。在專業39年的指揮生涯中,戰績卓著,獲獎不勝枚舉。從1960年他便踏上了自己選擇的音樂道路,退休后的他更是把自己的音樂與藝術人生發揮到極致。他長年為一個個合唱團做指揮,嚴謹的與隊員們打磨合唱曲目,一次次與合唱團一道參賽,七個流動的音符,在他的指揮下,演繹出高山流水,演變成千軍萬馬。他的晚年生活也在鮮花與掌聲中,不斷注入鮮活的生命力。

  利用課間休息,吉團長和高老師、王老師及四個聲部長對幾位想參加合唱團的人進行了聲樂和樂理視唱練耳考試。考試的過程還是很認真的,四個參加考試的人選只錄取了兩個,百分之五十淘汰。

  友更是抓緊一切時間,用興奮的語調,快速為我推薦、介紹著兩位優秀的任教老師。有專業老師帶領的合唱團,怎么能沒有吸引音樂愛好者的魅力呢?

  “讓歌聲輕輕張開翅膀,帶我們去一個美麗的地方。那里有花雨飄落的絲綢古道,那里有天馬馳騁的瀚海疆場,祁連山的雪峰,升騰著五彩祥云,那里有火紅的夕陽......” 隨著高老師表情豐富的指揮,我情不自禁地跟著大家一起放聲。

  就是在這樣一間簡陋局促的教室里,有一群年過半百、花甲、古稀、甚至耄耋的老人,他們似乎忘記了自己的年齡,認認真真地唱著一個個躍動的音符,從他們歌喉發出的聲音,那么有朝氣、那么動聽。那歌聲描畫出的沃野、夕陽,讓人感覺生活是如此美好!我看到每一張臉上展露出的樂觀、積極、優雅的神情,就像滿天的晚霞一樣生動、迷人。?

  “......那里是一座藝術的殿堂!”這優美的旋律,如詩如畫的意境,流動的音樂氛圍,讓人著迷。一下午,我都沉浸在深深的感動和欣喜之中。

  當我走出這間簡陋的教室時,內心升騰起一種向往的情愫,我在心里說:這兒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

分享到:

遼公網安備 21041102000001號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