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文化撫順 >> 琥珀文苑 >> 正文

【街巷記憶征文 】黃韜:李石寨,美是實實在在的

來源:撫順七千年 2019/6/3 9:00:31  作者:黃韜 編輯:李丹  
[導讀]:李石寨車站(網絡圖片)李石寨“高麗街”(網絡圖片)??李石寨,幾十年前是撫順西郊的一個鄉鎮,1963年我考入撫順十三中,第一次來到李石寨。??那時的李石寨火車站雖是一個四級站,卻很有人氣,下車旅客足足有二三百。擠出小檢票口,隨著熙熙攘攘的人...

李石寨車站(網絡圖片)

李石寨“高麗街”(網絡圖片)

??李石寨,幾十年前是撫順西郊的一個鄉鎮,1963年我考入撫順十三中,第一次來到李石寨。

??那時的李石寨火車站雖是一個四級站,卻很有人氣,下車旅客足足有二三百。擠出小檢票口,隨著熙熙攘攘的人群,穿過窄小曲折的巷子便是李石寨中心區。一片形態各異的磚瓦房,一條不太規整十字模樣的街,街兩側不規則地擠著供銷社、國營食堂、招待所、照相館、理發所,文化館、俱樂部、圖書館、漢族、朝鮮族中心校、醫院、新華書店、郵電所、銀行。從東到西,從南至北,墻是紅磚青磚,房蓋是青瓦,房脊兩端裝飾大小各異的脊獸。陳樸直白,沒有城市范兒,但很美。

??我們的宿舍在李石寨后街老校園里,宿舍后面、村子西,去四方臺主校區路兩旁是一眼望不到邊的水田。其中多數是朝鮮族社員開拓和耕種的。上學路過遠望,稻穗已呈金黃色,朝鮮族社員行走在田里忙著抽稗穗。湛藍的天空如洗,稻海里衣飾潔白如云,一切顯得那么和諧、安怡、樸實。遺憾的是當時我們沒有相機,沒能留下這富于詩意的一幕。

??這些朝鮮族社員多數聚居在我們去四方臺的路南,是四個生產隊組成的朝鮮族大隊,朝鮮族究竟何時移居李石寨,由于歷史過久,年代上限已無法查明。據老人們說,20世紀20年代后期,李石寨已有幾戶朝鮮人居住。1930年之前,朝鮮人樸世斗已居住在李石寨村,與其他民族共同生活和勞動。后來從中國科學院民族研究所的調查資料中了解到,1938年在這里居住的朝鮮族就已達314戶了。

??進入50年代,從外地遷來很多朝鮮族,李石寨地區成了主要生產水稻區。1958年12月,撫順市上游人民公社(李石寨人民公社前身)李石寨作業區(朝鮮族)青年隊因其對農業生產做出的突出貢獻,獲得了國務院總理周恩來頒發的獎狀。

??眾多的朝鮮族社員居住,為李石寨增添了異域風情的美。走在街上,可以看到黃泥墻,稻草,苫成四面斜坡式原汁原味朝鮮族民居。解放后新建的磚瓦房,室內室外仍然保留許多民族元素。村子街上婦女頭頂著陶瓷罐悠然行走,老婦人在李石寨河畔,木錘敲打著石板上的白被套、白衣裝的聲音如寺院的木魚聲。冬季家家倉房里有一臺草簾編織機或腳踏草繩機,我們走在街上都能聽到啪啪滋滋的機器聲。

??在李石寨五年,印象最深的是朝鮮族的年輕人婚禮、老年人的祝壽。我入學后第二個月的一個禮拜天,遇到我們宿舍不遠處一家崔姓朝鮮族老人過60歲生日,那熱鬧場景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從早晨七八點鐘開始,有的拿著新襪子,有的手捧著白毛巾,還有的提著一瓶白酒,穿著嶄新的民族服裝,從四面八方聚集一起,敲著銅盆銅碗,拍打著木炕桌,站在滿屋大炕上,在小庭院里,不停地轉著圈地舞啊,哼哼呀呀地唱啊,過午夜到黎明,不醉不休。我在門口癡迷地觀看,忘記按時回學校就餐,不僅肚子餓了一夜,還因延誤晚自習,被班主任狠狠訓斥一頓。因為對朝鮮族生活興趣特濃,第二年冬,學校號召同學參加農村四清運動時,我力勸我們班選擇了朝鮮族大隊。

??和漢族生產隊一樣,朝鮮族開會也在生產隊飼養院里。平日他們之間用本民族語言交流,有我們參與,社員用不太流利的漢語發言。他們講訴舊社會朝鮮族樸天欽、張鎮星等大地主和資本家霸占了絕大多數土地,有個叫李有善的雇農在地主鄭任俊家干活,除了種60畝土地外又給地主賣工百余元。冬天沒錢買棉衣棉鞋腳凍壞了不能走動,但還是硬挺著出去干活。聽到這些我才理解,1950年抗美援朝為什么有那么多青年報名參軍。村內170戶朝鮮族農戶中120多戶成了軍屬。八一建軍節前夕學校組織我們來到這里慰問軍烈屬時,團支部把全班同學分五六個小組,天色已經漸暗了還沒有訪完。

??那個年代學校課外活動很活躍,除了擁軍擁屬,清明祭奠英烈是每年必需做的事情。李石寨南山有三座烈士墓。1965年我們捧著鮮花走到那里為烈士清掃拔草,然后圍著歷史老師劉中書,聽著他講訴這些烈士的故事。

??1948年10月31日,東北民主聯軍獨立十師殲滅撫順守敵4.300余人,第二次解放了撫順。城內殘部向沈陽逃竄,與奉命晝夜奔赴沈陽的獨立第十三師在李石寨相遇。戰斗從上午八、九點鐘開始,下午5時結束。殲敵600多人俘虜160人。戰斗中排長25歲河南人馬顯文和24歲文書張顯德、戰士河北人王殿甲等四人犧牲,15人負傷。劉中書老師到順城區工作后,仔細收集解放撫順最后一戰的部分史實,撰寫了《李石南山下的“三義冢”》一文并收入撫順市《郊區文史資料選輯》,為李石寨歷史留下實實在在的一筆。劉老師已去世多年,這份遺作我還收藏著。

??我懷念李石寨這片土地不僅灑有革命烈士鮮血,還因為這里留下了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雷鋒的足跡,與這里的人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雷鋒1961年2月17日的日記寫道:“農忙季節,沒有心思看電影,拿著鐵鍬跑到了李石寨人民公社萬眾生產大隊,和社員們一起翻地。”如今在這里居住的一些已近古稀之年人們仍然念念不忘當年假日里,“大朋友”雷鋒和還是小朋友的他們一起到公社的菜地里義務勞動的一幕。

??李石寨的近代與眾不同,李石寨的歷史是實實在在的久遠。《古代遼寧》中有這么一段記載:秦朝,千里燕長城橫穿遼寧大地,燕長城遼東段,經東陵區上伯官進入李石寨,這證明已在中華版圖之內。我到遼寧省博物館參觀,看到里面陳列的4件戰國青銅器,就是1993年李石寨鎮河東村民在渾河邊篩沙子時發現的,其中一件銅矛的正面刻有“三年相邦呂不韋造,上郡守……”等十九字,很有可能是秦軍入遼東滅燕或后來戍守此地的軍士所遺。這些都無聲地告訴我們,早在那時這里就已不是蠻荒之地了。

??李石寨名字的傳說更是離奇古怪。傳說唐朝乾封二年(公元667年)大將李勛率兵去攻打高麗時,就曾在新城(高爾山上)西安營扎寨。此地因此而得名“李氏寨”。遺憾的是此名沒有沿用下來,不知是哪個年代,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用“石”替換“氏”,村子成了現在的李石寨。后來偶然間見到我的同學官保純收藏的舊地圖,又有了新的發現。

??那是一份偽滿的沈陽市縣圖原件,在李石寨的位置上標注的是“李二十寨”。從這份珍貴的地圖還可以看出,日本侵略者統治時期李石寨歸沈陽縣管轄時,是東一區中一個主村(那個年代村子分為主副兩個等級),1904年沙皇俄國修建的蘇撫支線鐵路中,是從蘇家屯到老虎臺之間只設立千金寨、李石寨車站。追尋原委,又搜尋出一個與唐朝相異的傳說:在清朝年間,民間有一農,名叫李爾,家里排行二,常年勞作于農間,有一日李爾去家田路過小河時聽到草叢有人暗語。李爾上前去聽,原來有倆賊人分贓,李爾從小本分正直,并身材高大。揮舞農具力擒了兩個賊人,這時一高官從此經過,問明原由,李爾原原本本的回答了。此高官看到李爾如此老實,誠實便送了他一句話:“李爾實在”。本地本無名,居住這里祖祖輩輩原本就是實實在在的人民,慢慢地便稱這個村子為“李二十寨”。

??時至今日,究竟是李氏寨、李石寨、李實在還是李二十寨,沒有人說得清楚,也沒看見有人考證明白。不過,無論是李石寨,還是李二十寨,小村子始終實實在在地居渾河之陽,同李石河為伴,與時光老人默默同行。

??1956年7月5日正式劃歸撫順市,撤區后這里成立了李石寨鄉,這里是鄉政府駐地。合作化運動轟轟烈烈,1958年合并為宏偉社,4月由上游人民公社改為李石寨人民公社。后來廢掉公社,重建鄉,創建朝鮮族鎮,無論行政如何變動,李石寨的中心地位沒有變化。

??開始發生大變化的是改革開放初期,這里的人們最先走出國門。憑借語言相通,風俗習慣相近的優勢,利用親屬朋友關系,朝鮮族居民紛紛闖進南韓。他們從刷盤子、打短工起步,慢慢涉足餐飲行業,進而搞土特產貿易。掘得第一桶金后又紛紛回鄉創業。于是2000年一條高麗街便在這里應運而生。

??2003年一次出差,我特意到高麗街看一看。兩側商戶設施新穎,白墻青瓦,朝鮮族民居特色顯著。櫥窗里陳列著以腌、拌為主要形式的朝鮮族風味小菜,腌菜有白菜、蘿卜、纓菜、黃瓜、茄子、大頭菜等,其中以辣白菜最多。還有用各種山菜、海產品諸如桔梗、沙參、蕨菜、野芹菜、海白菜、海菠菜和小魚、蠣貝類等做的拌菜。我知道朝鮮族喜歡吃狗肉,他們說喝狗肉湯能滋補身體,驅熱防暑,故有“三伏天喝狗肉湯,勝過人參鹿茸”之說。家住李石寨的同學介紹這里的狗肉湯很有特色,狗肉煮得很爛,并備有野香菜、辣椒油、花椒面等佐料。此時正是盛夏,我特意要一大碗熱狗肉湯,吃完冒一身汗,感覺精神爽快全身舒服。

??今天,走在街上,已很難尋到昔日李石寨的痕跡,處處高樓大廈拔地而起,高新企業比比皆是,這里已是沈撫新城區政府駐地、核心商業區,李石寨已悄悄地成為了歷史上的名稱。然而李石寨昔日那種實實在在的獨有之美卻永存我的記憶中。



分享到:

遼公網安備 21041102000001號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