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頻道 >> 文化撫順 >> 琥珀文苑 >> 正文

【 街巷記憶征文 】王鴻君:消失的老街—萬新街

來源:撫順七千年 2019/5/21 10:54:25  作者:王鴻君 編輯:李丹  
[導讀]:我的小學時代就是在那條老街的一間平房中度過的,四十多個孩子擁擠在六十平米的房子里,可充滿的都是快樂。

??提起故鄉,總會激起人們的無限遐想和情思,在外漂泊的游子,總會有一點淡淡的依戀和鄉愁。因為,那里保存著人生中最初始的記憶,保存著童年的純真和夢想。無論你走多遠,無論經過多少歲月,每每想起故鄉,總會有一股溫暖的情愫縈繞在心間。

??撫順市有一條普通的老街——萬新街,那里是一個工礦區,百年老礦——老虎臺礦就在這不遠的山坡上。50年前,我就出生在這條老街的一個小小的醫院里,在那兒渡過了童年與少年,對那里的一草一木、一街一巷熟悉的象我的手掌,而在那里渡過的歲月,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決定了我的人生的方向以及對幸福的理解。

??我記憶的老街不過有十米左右寬,長有一里地,兩側都是一順水的紅磚平房,當年的老街是那一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商店、飯館、醫院、學校、街道革委會都在這條街上,整天都是人來人往,熙熙攘攘。

??我的姥爺是一名礦工,就住在老街附近的一間上世紀五十年代建成的聯排房里,我的童年就是在那間紅磚平房中渡過的。40多年過去了,很多孩提時候的往事已經有點模糊了,但有一件事自今沒有忘記。

??1970年代,我大概五、六歲的樣子。一天早晨,睜開眼睛,驚奇的發現頭上撐著一把油紙傘,枕邊放著一個洗臉盆,從油紙傘上流下的雨水滴滴噠噠掉在臉盆中,發出悅耳的聲音……。我本以為是在做夢,可是,揉揉眼睛,眼前就是自己熟悉的家,姥姥、姥爺正慈祥的看著我。原來是我們家的房子漏雨了,姥姥、姥爺不愿叫起熟睡的我,就想了一個童話故事一樣的辦法,那成了我揮子不去的記憶。

??我的小學時代就是在那條老街的一間平房中度過的,四十多個孩子擁擠在六十平米的房子里,可充滿的都是快樂。

??每當下大雨,教室因為地勢低洼,常常是“一片澤國”,老師組織我們用盆、平鍬向室外掏水。當水掏干了,我們也放學了,三五成群的跑回各自的家。(那時是半天課)

??東北的冬天雪很大,風也寒。我們教室的取暖是靠一架煤爐,四十多個小學生就圍坐在爐子周圍聽老師講課。遇見倒風天或濕柴火,滿屋就會彌漫著刺鼻的煙氣……。老師只能無奈的停課。于是,一群頑童在雪地上瘋跑嬉戲,無憂無慮,盡情玩耍,直到聽到上課的搖鈴聲,才飛奔的跑向教室,嗡嗡的象一群回巢的蜜蜂。

??我是上初中的時候離開那里的,回到父母身邊,姥爺家也搬到別處去了。從此,三十多年沒有回去過,那里變成了我生命中一份重要的牽掛。

??十五年前,因為一次工作的變動,我執著的愛上了攝影,在一位資深影友的指導下,對紀實攝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對攝影的熱愛,也是追憶逝水年華,我回到了故鄉的那條老街,令我魂牽夢繞的地方。

??當年的老街已不是記憶的中的模樣。醫院、學校早就搬遷了,而街面卻變窄了,商販的攤床就擺在街道兩邊,遮陽避雨的苫布交織在街道的上空,柔和的陽光灑滿路面,也灑在人們從容的臉上。街民的生活淳樸而寧靜,平淡清貧的生活并沒有使他們感到困苦難熬,堅強和樂觀是礦工的性格,也成了那里的民風,每個人都洋溢著一種悠然自得、知足常樂的心情,就像那烏黑的煤,沉默中蘊藏著火一樣的熱情。

??無論是拍人像還是環境,這里都是紀實攝影的絕佳境地,也是我追憶往事的夢鄉。一切都在變,又都在眼前,踏著印滿童年足跡的老街,真有一種時空穿梭的感覺,仿佛回到了純真幼稚的年代,仿佛聽到朗朗的讀書聲,仿佛看到了姥爺家升起的炊煙……。

??那幾年,我一有時間就踏上回鄉的路,無論風霜雨雪、酷夏嚴冬都沒有阻止我回鄉的腳步。 ? ? ? ?

??看到那些熟悉的景物和似曾相識的父老鄉親,我既感到無比的親切,同時又有一點淡淡的惆悵,畢竟那里的變化和時代的進步相差的遠了。

??有一次,我意外的碰到了一位小學同學,熱情的和他攀談了很長時間,他高興的告訴我這里就要拆遷了,是因為一位中央首長了解了礦區老百姓的生活狀況,決定拆遷棚戶,在建新樓……。

??我不知道這個消息是否準確,可我還是加緊了拍攝進度,我要用相機記錄那里的一切,用圖片告訴未來。

??最后一次拍攝大概是在十年前,因為到北京工作了一段時間,就在也沒有去那里拍照。

??前不久,一位影友打電話告訴我,那條老街拆遷了,取代的是一排排暫新的樓房,并傳給我一些新街的照片……。

??聽到這個消息,我有一種莫名的感覺,有點失落,有點驚喜,也有點慰藉。故鄉的變化是巨大的,可以說是跳躍式的發展,從一個古樸,甚至有點落后的老街,一下子變成了現代街市,跟上了時代前進的步伐,但無論那里是如何的變化,故鄉的一切早已沉淀在我的心靈深處,成為我一段悠長而美好的記憶。

??回到故鄉,就會感覺生命中的浮躁在漸趨和緩,驛動的心情在淡然平靜,遙望天邊的浮云,腳踏殷實的土地,體味返璞歸真的意境時,留戀的永遠是那不變的情結。


分享到:

遼公網安備 21041102000001號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官网